刘伯温三肖中特图|三肖中特了三肖中特
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一音一舞,几乎人人皆知的《梁祝》和《白毛女》

文章来源?#21495;?#28227;新闻 作者:廖阳 时间:2019年02月22日 字体:

编者按: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。70年间,中国从一个积贫积弱的国家,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。回首1949年的新中国,百废待兴,那是一个新的起点,新的征程,?#26434;?#25991;艺界也是如此,电影、?#38590;А?#25103;剧、音乐等文艺各界迅速恢复活力,成为新中国建设的重要力量。今天,让我们回到起点,看看当时的文艺工作者都在做些什么。

1959年5月27日下午3点,上海兰心大戏?#28023;?#23569;女俞丽拿一头齐耳短发、一身白衣黑裙,?#35889;?#23567;提琴站在指挥?#21592;擼?#20309;占豪坐在小提琴声部第二排,陈钢躲在舞台侧幕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从第一个音符奏响,到指挥划上最后一个休止符,小提琴协奏曲《梁祝》演出全程,全场都安静得怵人。

“怎么连个礼节性的掌声也?#25381;校棵挥心?#20040;差吧?”回忆起《梁祝》首演时的情景,何占豪说。

没几秒,台下像醒过来?#39057;兀?#21709;起啪啪啪的掌声,演奏者?#27426;?#38816;躬谢幕,仍平息不了观众热情。“再拉一次吧!”俞丽拿对指挥樊承武说。从“化蝶”这个主题开始,她又拉了一遍《梁祝》,下台时,眼里已经噙满泪水。

从1959年春天的上海,《梁祝》?#19978;?#20102;全世界。作为第一位在舞台上拉响《梁祝》的小提琴家,俞丽拿和《梁祝》作曲何占豪、陈钢一道,红遍全国,家喻户晓。

在中国音乐版图上,《梁祝》是很难逾越的一座高峰。这是新中国成立后问世的民族化小提琴协奏曲最重要的一部,也是迄今为止,全世界上演频率最高的中国小提琴协奏曲。

《梁祝》的创作缘起于1959年“国庆十周年”庆祝前夕,上海音乐学院“小提琴民族化实验小组”也被要求为国庆献礼做点贡献。

当时,全国都在喊“大练钢铁、全民皆兵?#20445;?#39034;应时代潮流,实验小组报了《大炼钢铁》《女民兵》两个选题,因为小组成员何占豪对越剧很熟悉,他们还报了一个《梁祝》凑数,谁曾想,时任上音党委书记孟波最终舍弃了主旋律,在《梁祝》?#25353;?#20102;个大?#22330;?/p>

提到《梁祝》,就不得不提小提琴的“民族化?#20445;?#20197;及上音为什么要成立“小提琴民族化实验小组”。

2009年,《梁祝》50年音乐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,图为俞丽拿。来源:视觉中国

俞丽拿回忆,进了大学后,她和同学们最大的苦恼是小提琴不受欢迎。不管是进剧场、工厂还是农村,他们都会尽量挑?#21344;?#24615;很高的外国小提琴曲来演,?#27426;?#22909;听归好听,农村的?#20064;?#23016;、老爷叔根本听?#27426;?/p>

几百年来,小提琴讲的都是“西方话?#20445;?#20013;国人不熟悉,也不喜欢。为了让小提琴说“中国话?#20445;?#19978;音成立了“小提琴民族化实验小组?#20445;?#26753;祝》就是在“民族化”的氛围下诞生的。

当时,何占豪、丁芷若等小组成员也没什么经验,硬着头皮开始了创作。何占豪在上音管弦系进修班学小提琴,脑子里?#32769;∮行?#24459;在打转,但他毕竟没学过作曲,对配器?#35760;?#19981;熟悉。三个月后,作曲系高材生陈钢加入,实验小组在创作上的想象力慢慢丰富起来。

为了小提琴的“民族化?#20445;?#20309;占豪与陈钢闹了不少笑话。两人想过弄四把琵琶上台,被老师一句“外国人不会弹琵琶怎么办?拿掉!”顶了回去。他们还想过插一段唢呐独奏来表现“马文?#28227;?#20146;?#20445;?#30452;接被老师批为“瞎搞”。

全曲最美丽最动人的“化蝶?#20445;?#22312;当时也是?#25381;?#30340;。作为新中国进步青年,何占豪与陈钢不相信封建迷信,压根就没写这一段。当老师哭笑不得,要求他们补上时,何占豪急得直吼,“我已经美不出来了!”不久,他又想起自己看过苏州昆剧团演的《牡丹亭》,跑遍上海,?#19994;?#20854;中一段笛子独奏,加上参考越剧《白蛇传?#20998;小?#26029;桥》的部分及哭腔,才完成了“化蝶”。

谁曾想,临近首演,骑车经过?#26149;?#36335;一带的陈钢,将夹在自行车后座的《梁祝》总谱遗失了……《梁祝》长达半年的创作过程堪称?#37096;潰?#20063;难怪他们后来一直将之称为“蚂蚁啃骨头?#20445;?#26159;靠很多人抬着帮着,在多位老师的指导下才完成的集体产物。

“我、陈钢和丁芷若就是当时比较大的三只蚂?#31232;!薄?#26753;祝》首演后,何占豪从未想过它会是传世之作,直到在田间地头接?#35762;?#35775;电话,他才知道,《梁祝?#39134;?#21517;鹊起,红了。

何占豪与陈钢年少成名,开始承受成名的代价和压力。

当年流行的卡带

《梁祝》问世第二年,适逢推崇“新人新作”的“上海之春”成立,为了促进创作,时任上海市音乐家协会副主席的丁?#39057;?#23558;上海全市的作曲家组建起来,?#30333;ァ?#21435;了集训——除了每月要去上海音协开创作交流会,他们?#36129;?#39035;汇报自己的创作计划、作品构思、写作进展情况,以求相互监督和帮助。上海音协的“咄咄逼人”有时压得何占豪、陈钢等人喘不过气来,因为这一年的“上海之春”演完,意味着下一年就要开始?#24613;福?#20182;们要时刻想着拿什么作品来演。

当时的中国处处落后,大家都憋着一股为国出力的劲。上海音乐学院、上海交响乐团、上海民族乐团、上海歌剧院等成了上海的创作主力,因为不出作品就会?#23567;?#33853;后”的舆论压力,?#21644;?#20043;间也存在着潜在竞争。

“上海之春”逐渐变成各?#21644;?#24444;此较量的舞台。演出前,“上海之春”会有专业评委到各个?#21644;湃?#31579;选打分,差零点几分就上不了台,这也为演出保证了质量。朱践耳的交响合唱《英雄的诗篇》、吕启明的交响诗《红旗颂》、瞿维的交响诗《人民英雄纪念碑》等扛鼎之作,都诞生于这一时期。

“我们创作的标准就是人民群众?#21442;?#20048;见,为工农大众和人民服务。”何占豪说,他们当时最普遍的创作想法是“艺术要?#20174;成?#27963;,也要深入群众?#20445;?#22312;校读书时,他们放了暑假就要到农村地头耕作,还要到革命根据地采?#32654;?#30334;姓,写出来的作品很少与大众脱节。

和《梁祝》一样,革命现代芭蕾《白毛女》同样是民族化、为工农大众和人民服务的产物。

1964年,中国的文艺政策要求“文艺为广大群众服务?#20445;?#23545;“革命化”“民族化”“大众化”有着强烈的提倡。为了摆脱中国芭蕾过度参照苏联芭蕾的模式化教学,时任上海市舞蹈学校副校长胡蓉蓉等开始了芭蕾革命,思?#21450;?#34174;民族化的问题。

1964年春,胡蓉蓉带领舞校学生,首演了半小时的小型芭蕾《白毛女》。同年11月,林泱泱、程代辉加入创作组,联同胡蓉蓉、傅艾棣,将《白毛女》扩充为一个半小时的舞剧。

当时,上海文艺界动员了各方资源来支持《白毛女》,编创人员几乎?#25381;?#21608;末,走在路上都在想怎么排舞,怎么民族化:他们设计了不少中国风舞段,如红枣舞、毛巾舞、大刀舞、红缨枪舞、秧歌舞等西方芭蕾中不可能出现的舞段;他们加入了中国戏曲手法,使表演手段更丰富,人物形象更饱满;他们将中国古典舞的语汇融入其中,如小蹦子、点地翻身、倒踢紫金冠、云门大卷等,更生动地刻画了?#24039;?#24418;象;他们还尝试揉入民间音乐如山西梆子、河北梆子、河?#20064;?#23376;等,让观众感到亲切与熟悉……

在1965年的“上海之春”上,《白毛女》首演,大放异彩。

凌桂明、石钟琴主演的芭蕾舞剧《白毛女》剧照。

舞蹈家凌桂明是张大春一角最早的扮演者。他还记得,大家最开始都进不到?#24039;?#37324;,于是被安排?#32451;釹团?#22330;大队,在芦席棚搭建的?#35780;?#20303;宅——“滚地龙”里体验生活。在那时,下农村、工厂、部队体验生活是文艺创作的常态,他们采棉花、割小麦,也听农民絮叨各自的苦楚,“我开始知道农民怎么苦……了解贫苦家庭对地主的?#20934;?#20167;恨,激发起仇恨,动作出来手上要有力量,所以拳头就比较多。”

《白毛女》问世后,上海市政府大礼堂、人民大舞台、徐汇剧场、大学、部队都能见到剧组“送戏”的身影,在各种外事活动中,《白毛女》更是常被外宾观看。

“我们提的口号是为人民服务,人民需要到哪就去?#27169;?#22312;军舰上可以演,到农村去,水泥地?#19978;?#21435;冰冰冷的也不管。”

在凌桂明的记忆里,最艰困的演出,应该是虹桥那一次。舞台不平,剧组就在台下铺?#38745;藎静?#38138;上去,脚尖太软跳不了,又在台上盖了油?#20864;?#23601;着跳。

在农村,演员最能感受到观演热情,村民从?#25343;?#20843;方涌过来,也无所谓台上台下,大家爬树、站自行车、蹲屋顶,人多?#23186;?#23627;顶都踏破了,“屋顶下面是给我们?#25214;?#28857;的,当天的夜点还是红枣稀饭,屋子塌了嘛,那天我们夜点?#27982;?#21507;成功。”凌桂明说。

《白毛女》是新中国成立后尝试芭蕾民族化的标杆之作,1964年创建的《白毛女》剧组,更为上海蕾舞团1979年成立打下了基础。

半个多世纪来,《白毛女》在国内外演出1700余场,和《梁祝》并肩,一音一舞,堪称中国上演频率最高的文艺作?#20998;?#19968;。


[添加收藏] [打印文章] [关闭窗口]
分享到: 更多

相关文章

    ?#25381;?#20851;键字相关信息!
刘伯温三肖中特图 豪彩彩票代理 报数21的游戏规则 聚宝快三破解 百人牛牛押注技巧 幸运飞艇六码稳定公式 齐齐乐捕鱼红包版 黑马时时彩人工计划 麻将游戏下载单机版 3肖6码免费公开 二人扑克牌可以玩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