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伯温三肖中特图|三肖中特了三肖中特
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尹鸿:植根现实 胸怀世界 面向未来

文章来源:《人民日报》 作者:尹鸿 时间:2019年02月21日 字体:

“苟利于民,不必法古;苟周于事,不必循俗?#20445;?#20170;天我们在创造文艺新高峰之际,更应有创造性继承传统的自?#21028;?#21644;开创性

讲好中国故事,不但要让世界来听中国故事,还要让中国故事变成世界故事、为世界所需要,属于全世界和全人类

杰出的文学艺术,?#27426;?#35201;站在历史发展的潮头,不仅为今天的现实树碑立传,更为明天的理想殚精竭虑。高峰,是用来眺望未来的

文学艺术的高峰,以一批里程碑式的艺术杰作和一批才华横溢的艺术大师为代表,往往出现在蜕旧迎新、继往开来的伟大时代。翻天覆地的社会变革和社会实践、朝气蓬勃的社会理想和时代精神、吐故纳新的艺术胸怀和精神境界,都是文艺高峰出现的必要条件。中国的先秦文化、诗经楚辞汉赋、唐诗宋词元曲、明清小说、五四新文化、新时期文艺等,西方的古希腊罗马文艺、文艺复兴、批判现实主义运动、十九与二十世纪之交的俄国文艺等,今人公认的文艺“高峰时期?#34180;?#40644;金年代”莫不如此。新时代中国文艺高峰也必然首先植根于时代变革土壤,肩负民族复兴、造福人民的崇高使命,继承中华?#21028;?#20256;统文化的丰富营养,呼吸世界文明的新鲜空气,如是才能真正创造出具有历史深度、现实广度、时代高度的文艺高峰。

现阶段,人们正在探讨和实践打造文艺高峰的种种路径。从观念上来说,处理好以下三组关系可以有助于避免陷入创作误区,对筑就文艺高峰具有重要理论和实践意义。

传统与现实

传承是为了发展

传统与现实,是我们创造文艺高峰首先要面对的?#27426;?#20851;系。在发展新时代中国文艺过程中,我们必然遭遇与传统的对话。中国拥有世界上少有的?#26377;?#25968;千年不绝的文明,这一文明蕴含中华民族丰富的历史智慧。今天,我们面临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机遇,重新审视传统并吸收其丰厚养分,是必然选择。但我们必须意识到,任何传统都是人们为回应当时现实挑战而形成的文明。时间在流淌,现实在变化,没有任何传统可以原封不动地回应今日现实的挑战。古人曾说,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?#20445;?#20256;统与现实是流动的,我们不可能回到传统中去面对现实,而对于一个长期处在封建社会的民族来说,传统有时?#19981;?#26463;缚当代人的精神和身体。

我们应该认识到,中国古人创造了异常成熟的农业文明和家国一体的文化体系,中国传统主流文化不无封建统治阶级意志和观念。这一点,从洋务运动、戊戌变法到新文化运动,不同时代的先进知识分子都有深刻且自觉的认识和?#35789;。?#29978;至会用“吃人”这样的极端表述来比喻这种文化特质在现代的危害。即便一?#21271;?#35748;为是文化保守主义者的梁漱溟,在其《中国文化要义》中,也对中国文化传统的落后性、腐朽性做过深刻?#35789;。?#25552;出要“认识老中国,建设新中国?#34180;?#22312;创造新文艺高峰的今天,我们应该意识到文化“全盘复古”的不可能和不应该。那种以“国粹”为名的复古思潮,在?#27426;?#31243;度?#40092;?#23545;近代以来中国人民追求?#26434;傘?#24179;等、民主的伟大进步潮流的悖逆,也是对马克思主义先进思想的背离。

中国文化传统有许多?#21028;?#20803;素、?#21028;?#25104;分、?#21028;?#36951;产,我们应当站在今天的立场?#24076;?#29992;发展的眼光?#28304;?#36825;些传统。无论是天人合一的世界观、自强不息的人生观,?#25925;?#22823;音希声、大象无形的审美观以及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的伦理观等,都是我们今天文化建构、文艺创作的重要资源。事实?#24076;?#40065;迅、老舍、闻?#27426;唷?#26417;自清、沈从文、王蒙、莫言、陈忠实、张艺谋、陈凯歌等,这些现当代中国文艺界的标志性作家艺术家无不继承了中华?#21028;?#20256;统文化。但他们并不是对传统文化进?#23567;?#20840;盘复古?#20445;?#32780;是在深刻观察现实、积极汲取现代思想观念之后,创造性地转化传统文化,让传统文化在尊重人性、主张平等的现代文化中展?#20013;?#30340;生命力。

我们应该意识到,传统文化就像一条河流,流入现在并?#19968;?#23558;流向未来,但正如我们不能踏进同一条河流一样,我们也不可能完全回到传统中去。过去时的传统不可能全然复盘,更不能说“过去”什么都好、都理所应?#21271;?#21457;扬光大。传统中一部分已经成为糟粕,或只有历史研究价值;传统中另一部分已是时间的?#24405;#?#19981;可能再回到现实中来,只能放进博物馆。只有那些还能够与当今时代产生化学反应的?#21028;?#20256;统文化,才能够被继承,才能得到创新性发展、创造性转化。

任何时代的文艺高峰,都不是匍匐在古人脚底下筑就的,即便那些打着“复古”旗号的文艺运动,其实都不过是借古人酒杯浇灌现实块垒而?#36873;?#33402;术家只有站在传统肩膀?#24076;?#25165;能看得更高更远。“苟利于民,不必法古;苟周于事,不必循俗?#20445;?#36825;是古人都有的眼光,今天我们在创造文艺新高峰之际,更应该有这种自?#21028;?#21644;开创性。

中国与世界

中国文艺对世界作出更大贡献

没有一个文艺高峰时代不是在吐故纳新的开放中到来的。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,也是一个现代大国。但我们必须承?#24076;?#36817;200年来,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世界文明的影响息息相关。晚清以来,从现代工业、农业、教育、文化到生活方式、日常生活用品,都能看到西方影响。?#26753;?#38761;命、新民主主义革命、社会主义运动等,也无一不受到不同国家的影响。文学艺术领域,?#24433;?#35805;文到《新青年》倡导的“文学革命?#34180;?#20174;现代诗到白话小说、从电影到电视剧、从话剧到流行音乐,也莫不受到外来文化影响。可以说,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,也是中国走向世界、融入世界的过程,是中国从深怀“开除球籍”(鲁迅语)的焦虑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?#26893;?#26368;终积极影响世界的过程。因此,现代中国的文化不是与世界文化对立的文化,不是自我封闭的文化,而一直是也必然是世界文化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。文艺高峰,如果脱离了世界文化的八面来风,是不能想象的。

中国有中国的特殊性,中国性、中国化、中国特色是建设现代化国家、融入世界体系过程中求同存异的重要发展路径。马克思早就?#36171;觶时?#20027;义的发展不仅创造了一种世界市场,而且也创造了一种世界文学。实际?#24076;?#22269;际歌》中所唱的“英特纳雄耐尔”也表明共产主义是超越国界的。但是近年来,与国粹主义、复古主义观念相联系,一些人过度强调中国与世界文化的截然对立,造成这样的?#23435;?#21106;裂:似乎文学只有两种,一种是文学,一种是中国文学;电影也只有两种,一种是电影,一种是中国电影。“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?#20445;?#26159;要用民族的特性去创造属于世界的文学。因此,在中国与世界的关系?#24076;?#25105;们需要一种求同存异的眼光,用中国人的智慧、中国人的创造对世界文明做出中国人的贡?#31069;?#28385;足世界?#32454;?#22810;人对于真善美的追求。

怎样才算“讲好中国故事?#20445;课?#20197;为,不但要让世界来听中国故事或者是把中国故事讲给世界听,还要让中国故事变成世界故事,让中国故事为世界所需要,让当代中国涌现更多像李白、杜甫、曹雪芹那样属于全世界和全人类的文学艺术大师。从这种意义上讲,中国文艺的高峰必然来源于中国文艺胸怀世界、放眼人类,在这个被马克思描述过的“世界文学”的时代,创造真正属于世界的中国文学艺术高峰。

当代与未来

?#32654;?#24819;照亮现实

无论是中国独一无二的历史传统,?#25925;?#20013;国面临独一无二的时代命题,都决定中国走的道路基于“中国国情?#34180;?#20013;国文学艺术必须深刻认识并?#20174;?#20986;中国国情的复?#26377;?#21644;现实性,才能创造出不同于世界其他国家的文艺高峰。但是,我们也应该意识到,中国近200年?#27492;?#21457;生的全方位变化,也许超过了过去几千年。改良、革命、变革、改革,贯穿近200年来的中华民族复兴进程。文学艺术如果仅仅停留在图解现实?#22270;?#21333;化的歌功颂德?#24076;?#20572;留在刻板阐释和模式化描述?#24076;?#26159;不可能产生任何文艺高峰的。没有理想主义、没有对未来的预期,文艺就无所谓高原,更谈不上高峰。

正如许多理论家比喻的那样,文艺不仅是一面镜子,而且也是一盏灯,它照亮现实、照亮心灵、照亮未来。因此,文艺创作必须具有对现实的某种超前性、超越性,它必须体现出一种先进向上向善向前的道德力量、美学力量、社会力量。?#36127;?#22312;每个时代的文艺高峰之作中,我们都能够感受到这种理想的力量、浪漫的力量、?#35828;?#30340;力量。这种力量有时是通过批判现实主义来体现,但更多是通过新人形象的塑造、新文化精神的提炼、新社会理想的憧憬来传达的。从古希腊罗马文学到俄罗斯普希金时代,从鲁迅到改革开放以来的代表性作品,产生过多少激动人心的对于未来的想象和渴望。毛泽东同志曾用这样?#27426;位?#25551;述他心目中的未来中国,?#20843;?#26159;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?#24605;?#22836;了的一只航船,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?#40493;?#20809;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,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?#20445;?#20511;此描述文学艺术中的理想主义也是很恰当的。伟大杰出的文学艺术,?#27426;?#35201;站在历史发展潮头,不仅为今天的现实树碑立传,更要为明天的理想殚精竭虑。高峰,是用来眺望未来的。

不要厚古薄今,而要背靠传统、植根现实;不要坐井观天,而要立足中国、胸怀世界;不要犬儒主义,而要拥抱大地、仰望星空。创造新时代的文艺高峰,需要天时地利人和,也需要我们正确认识文艺创作规律,真正?#20174;?#26102;代变化脉络,体现时代进步精神,表达中华民族和全人类对?#26434;傘?#24179;等、法治的理想追求,表现出中国对世界文明进步的积极贡献。因此,我?#24378;?#20197;这样说,文艺的高峰既是艺术的高峰,更是思想的高峰,是艺术家乃至中华民族高瞻远瞩、悲天悯人的精神高峰。要攀上这个高峰、贡献出新时代的里程碑之作,我们需要?#30424;?#23454;地的坚韧、披风沥雨的筋?#24688;?#33073;胎?#36824;?#30340;勇气、披荆?#37117;?#30340;毅力,更需要穿云破雾的智慧。

(作者为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、清华大学?#28108;?


[添加收藏] [打印文章] [关闭窗口]
分享到: 更多

相关文章

刘伯温三肖中特图 二人麻将棋牌官方网站 pk10五码循环不死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彩票有没有大小单双的玩法 火柴计划官网 我的世界国际城 手机斗牛看牌抢庄技巧 腾讯分分彩包胆漏洞 云南时时平台 口袋棋牌下载安装